吵杂世界里成长着的V神

身材修长,细细的脖颈,小小的、略带苍白的脸,给人一种弱不经风的感觉。眼窝深陷,鼻梁高挺,薄薄的嘴唇,形成富有立体感的五官。穿着无领的短袖汗衫、运动裤、运动鞋,提着一个带着印着大幅hello kitty的电脑包,很是随意,一幅电脑极客的观感。他很勤奋吧,每次出现总是有些疲惫感,好象刚从幽暗地编程房间里走出来似的。

青春痘未消,安静时沉思专注,笑起来阳光明媚。发表演讲时侃侃而谈,声音略显稚嫩,但也健谈。与人交谈时谦虚有礼貌,懂得回避咄咄逼人的追问。

他是一个活在代码世界里的人,一个专注区块链社区的人,他是一个真正的区块链极客。白手起家,年少成名,身价过亿,给人神秘感。

现在的他已经不以财富为主要目标,而是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了,而实际上,他其实还只是个腼腆纯真的大男孩。

他就是以太坊的创始人,比特币最早的倡导者之一,身价上亿美元的少年富豪,区块链世界的意见领袖和技术专家,维塔利克.布特林(Vitalic Buterin)。他在中国自称“维维”,被大家称为“V神”。

维塔利克,1994年出生,2011到2012年在加拿大滑铁卢大学计算机专业的学生,2011年从父亲哪里听说比特币,从此着迷,并从比特币投资中获得收益。2011年,年仅17岁开始全年为比特币线上媒体《比特币周刊》工作,2011年后期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建了《比特币杂志》。2012年休学,全身心投入区块链事业。2014年,仅20岁的他击败了Facebook创始人Mark Zuckerberg,获得2014年IT软件类世界技术奖。

他绝对是神童,但与大部分神童不同,他的知识体系极为宽阔,既是技术极客,又有人文底蕴。他从2011年开始全身心投入区块链研究,他已经写了几十万字的英文文章,文章中将计算机学、密码学、社会学、经济学、管理学等用于分析区块链相关问题。在这些文章中他将各种学问融会贯通,各种洞见,显示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思考广度和思维深度。他的领英介绍他懂得多种语言,除了母语俄语外,还懂得英语、法语和德语,这我是信服的。因为,他到中国这几年,加起来总共呆了不到两个月,在这段时间里,他从不会中文到现在已经能够听懂并且比较顺畅地使用中文沟通了,可见神童有超强的学习能力。

实际上,维塔利克在社区网络中也能如鱼得水,他在管理和组织上显示了超过其年龄的能力,并且不断进步。维塔利克说他现在在编程上的影响力减少了,但他没有说的是他在社区的影响上不断扩大,现在已经成为空中飞人来往于各地,推广区块链及以太坊。与此同时,他使用规范的论文的方式进行研究,特别是对于智能合约语言平台、加密经济学和共识机制(Casper协议)的研究,以及使用Python进行概念验证,这方面可以说一直走在前面的。

我们回到2014年7月,以太坊筹到近两千万美元,正式的开发也拉开序幕。维塔利克有宏大的远景,实现也有条不紊地展开。开发过程中,资金安全问题是一大挑战。整个团队不断测试,中间也一度因比特币贬值造成资金缺口,以太坊开发进度延后到2015年中才大功告成。但人们对以太坊是有信心的,从上线的不到1美元,到现在已经是300美元以上,涨了几百倍,可见市场的认可。最开始,因为一纸白皮书就把比特币打进维塔利克的“傻子们”也赚得盆满钵满。

实际上,一个新的时代展开了,人们可以通过“看得准”赚钱。但其实以太坊也已几经变化和数度蹉跎。

2013年年末,维塔利克在一次聚会上发布白皮书,宣布了以太坊项目,声称比特币实现了点对点转帐,他要建立一个基于区块链技术图灵完备的去中心化智能合约平台,并且在2014年7月24日起进行了为期42天的以太币币预售。他仅凭其社区里的号召力和一纸白皮书,成功众筹募得3.1万枚比特币(当时约合1840万美元),成为当时众筹金额最大的项目。众皆哗然,有人提出疑问,认为这个项目永远上不了线,但他们忽略了这个天才的学习能力。

以太坊开发初期想成为“关不掉的计算机”,而现在最重要的应用是代币发行,即通过ERC2.0协议在以太坊上发行自己的代币。现在有成百的项目在以太坊上跑,可谓热闹非凡。

以太坊项目上,维塔利克有55万个以太币。以单价2000元算,现在是11亿人民币。另外,他还投资了不少比特币,所以,他随身携带的电脑里面是否存着私钥?到底值多少钱?也成为大家的谈资。

但热闹的背后不是没有危机的。

2016年5月有一个叫The DAO的系统通过以太坊智能合约,筹到1.5亿美元,创下了当时众筹之最,让“传统金融”行业的人羡慕不已,但6月份就出现遭受黑客攻击的消息,被盗的以太币价值已经超过6000万美元,并引发了广泛的市场抛售,连带引爆大众对区块链的信任危机。过去被视为神话创造者的维塔利克端出的解决方案,则是直接挑战区块链过往不可修改的神圣铁则。

为了取回被盗资金,维塔利克与DAO成员决定忽略被骇旧区块,并重新建立新区块。这个决定,实际上打破区块链不可回复、不可窜改的初衷和原则,自然引发许多争议。最后的结果是“区块链原教旨主义者”与维塔的团队分道扬镳,造成硬分叉,以太坊形成以太坊和以太坊经典两条链。以太坊币值大跌。

后来维塔利克声称已经卖掉了以太坊经典,专心做以太坊,以太坊团队的实力的确不负众望,价值不断修复,并且迎来了2017年ICO高潮。但就在此时出现了以太坊上的钱包应用Parity在7月份爆出极其严重的漏洞,导致15万个以太币(价值约3200万美元)被盗之后,又在11月份爆出多重签名的漏洞,损失更达到1.6亿美元。

此次被盗再次验证了以太坊智能合约平台不专业的传闻。基于js的动态语言,只要不对变量进行声明,就是public的类型,很容易受到攻击,这似乎是程序员的责任,而不是语言的错,但这对于新手来说,很容易落入陷阱。错误已经犯了,如何弥补才是关键,但要命的是,要找回这些被盗的钱,似乎也只能使用硬分叉完成。这真是让以太坊骑虎难下。维塔利克在twitter上说,暂时拒绝对此事加以评论。想必也是左右为难。

就在昨晚,11月14日,新加坡新跃大学举办的互惠区块链的会议上,维塔利克出度并发表演讲,提及要升级智能合约平台,以增强其安全性,但当在问答环节被问及Parity的应对方案时,维塔利克同样拒绝加以评论。

也许这就是区块链的世界,完全自治,不有主心骨,很有前途,很激动人心,但还不成熟。包括维塔利克,年少成名,时代对他委以重任,但盛名之下,利益涌动之中,各种利益团队也涌入进来。我们只能希望,大家都多点呵护之心。而不是像昨晚一位区块链创业人员那样没有礼貌地逼问,似乎要兴师问罪。区块链事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都要有感激之心,包容之心,让区块链社区更加和谐,让区块链服务更多的人群,实现新加坡新跃大学李国权教授提出的“普惠区块链”的倡议。

让我们再来多了解一些维塔利克吧。他是俄罗斯人(可能普京接见他并要他多培训俄国区块链人才与此有关),5岁时,父母离婚,布特林随作为计算机专家的父亲从莫斯科移民加拿大多伦多。懵懂又困惑的他,在离异家庭到一个新的语言不通的地方,我们可以想像当时的情景,并且更能理解他那时把更多时间花在个人电脑上的原因。这台电脑是离开俄罗斯前一年才得到的那份礼物──人生中的第一台个人电脑。那是父亲在他4岁时送给他的礼物,自此,这个灰色盒子成为布特林探索世界的大玩具。但不同于一般孩子喜爱单纯的电脑游戏,他着迷于用微软Excel撰写能自行计算的程序。

布特林在小学3年级时就被认定具有数学、程序设计方面的天赋,3位数心算的速度快过同级一倍。对布特林而言,送给他第一台电脑、买给他电脑科学书籍的父亲,是一路以来鼓励他探索的启蒙导师和伙伴。12岁起,布特林用程式语言C++撰写简单的游戏给自己玩。

17岁那年,父亲把自己发现的新奇玩意“比特币”介绍给布特林,起初布特林也没看上眼,觉得比特币没什么用。但聪明的他很快对比特币技术及文化极度着迷,并且到了要休学全身心的地步。那是2013年,现在四年过去了。他在这四年中从懵懂的少年,成长为人们口中的“V神”,但稚气未脱的他,未必不是一种负担。

年少成名,超强学习,饱满的热情,这是区块链社区的幸运。区块链是一种新的物种,需要更多的人参与进来,自然更需要这样的天才的参与。让我们一起陪伴维维的成长与进步,给他更多理解、宽容和呵护。祝福他健康与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