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链改的看法兼谈未来中国区块链的出路

注:以下根据吴建刚博士在中国通信工业协会链改会议发言整理

一、“链改”提出的背景

"链改"这一概念提出的背景似乎跟币圈和链圈的区分有些关系,链改似乎在说“正宗”的区块链落地应用。但本质上,其实链圈跟币圈没有太大的区别。因为其实链圈也发币,也变成币圈了,而币圈似乎只是链圈的一个子集,是区块链在“支付”这个领域的应用。

但是,现在某些人提出的“链改”,好像带点“无币区块链”的感觉了。      但是为什么会提出“链改”呢?我觉得好像94之后,交易所也出海了,项目也出海了,然后区块链发“币”变得越来越敏感了。敏感的原因我觉得主要是区块链内部有交易,内部有币的话,实际上在链上,人民币退出了流通。

而且敏感最关键原因是,因为你有币,这个币就是可以拿去卖。但是你凭空产生这个币拿出去卖,就非常容易造成,向不特定的多数人融资。不管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也好,或者非特定人群兜售股份也好,在国内都是犯法的。

再加上很多人真的是出来圈钱,割韭菜的,这实际上坐实了非法的嫌疑。所以,经过2017年的发币热潮,我们不得不思考,未来我们区块链怎么走。这也是现在有人提出”链改“这一概念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

除了币的敏感性,另外一个原因,我觉得就是现在的中心化组织,你直接向对方推动区块链应用是比较困难的。因为在中国,在现在的中心化的组织形式、法律架构下,直接采用有币区块链并不是很适应的。在中国,既然国家支持区块链发展,但币又很敏感,所以要推动区块链的应用就比较矛盾。某些 人想,在发币放开前,这期间可以通过链改去推动区块链发展。所以,链改在中国似乎是一个过渡状态,似乎也是中国所必须经过的状态。我觉得这个策略在中国还是行得通的。所以我觉得中国可能走出了一个中国特色的道路了。

二、无币区块链很难说是区块链

本质上,传统上大家认为的区块链应该是有币,而没有币其实不能称为区块链了。

我们所熟知的区块链1.0,它的作用实际上就是发币。发币做的什么呢?做的中央银行的事情,某些政府肯定不爽的。但是2.0,它做什么事情呢?它主要是一个图灵完备的智能合约。      但是说到合约的话,大家在签合约的时候,里面是不是有金额呢?所以还是有钱在里面的。所以,链圈的项目也应该有币呀!如果你不做智能合约的话,那么区块链它的应用在什么地方呢?所以智能合约,这是一个梗,做“无币区块链”的人好像迈不过去,因为无币区块链应该不属于区块链1.0,也不属于区块链2.0。甚至也不应该属于区块链3.0,因为区块链3.0至少要有2.0的智能合约。

所以我在想,如果说我们做的区块链上如果有智能合约,但这个智能合约里面是没有金钱,也没有币的话,那么其实这个智能合约是没办法自动去执行关于支付或者价值交换那一套东西的。那么它这个智能合约并非真正的智能合约。

三、人民币代币化并参与到智能合约价值交换中

既然智能合约中不能没有价值交换,那么,有没有办法做到使在智能合约里面使用法币呢?我觉得可能人民币本身也要代币化。当然,这个代币化的法币,与原生使用的代币在性能上并不可比,毕竟是嫁接的,但至少在中国,为区块链发展提供了一个可行的方法。

那么,人民币代币化怎么做呢?昨天我跟一个朋友还在做头脑风暴。因为最近我们可能会去一些小国发展。我们就是可能帮他们设计把法币代币化的一套系统并用于支付,从而可以向无现金社会过渡。

法币代币化,有可能会需要一个专门的数字货币的一个银行,直属于央行。然后它服务的对象是to bank的,即专门服务其他的商业银行的。所以当我存一万块钱到银行的时候是存入传统的商业银行,但是我跟商业银行说我想把这一万块钱的五千块钱变成token的时候,商业银行就跑到数字银行,这是一家政策性的银行,去申请五千块钱代币——也许他那边就已经申请了一定的额度——他直接就把你的一万块钱其中的五千就变成了一个token化的五千。那这五千块钱就可以通过区块链的方式进行交易和支付了。

还有其它更简单的方式可以把法币代币化,即通过在以太坊上做一个ERC20的智能合约发稳定币。而且这种方式,如果人民币来做的话,可能使人民币真正可以非常容易的走出去。因为你人民币到本地去,它是没有支付场景的。但是如果每个人手机上都有一个钱包,这个钱包上面就是有人民币的token。它就非常容易的用来作为支付的。

但是专门成立发人民币代币的政策性银行,需要一定的顶层设计。所以,这需要一些学术界也好,政府机构也好,去作一定的研讨。但我并不乐观,因为2016年的时候央行已经做出了基于区块链的大额票据系统,当时的央行还指出,这套系统非常的容易转变成人民币的区块链的系统——我思考一下这个系统,把里面的大额票据变成人民币就可以了——但后来就没声音了。所以这个事情有可能还需要去研讨,并不是可以仓促而就的。

当然,就算法币参与到智能合约里,但很难被用于区块链生态建设,因为法币的价值变化不是与区块链挂钩的,所以公有链是离不开原生代币的。

四、无币区块链的应用场景

如果中国坚持民间不能发代币,那么智能合约只能通过法币进行价值交换,这可能需要法币的代币化。那么无币的区块链,我认为它主要的场景实际上是许可链或者叫联盟链。

1. 存证

那么联盟链的意思是说什么呢?我们都是熟识的,所以它还是熟人社会,它不是一个陌生的社会。所以它在里面去做“去信任”的,并没有做到让陌生人可以交易,它还是需要有熟人之间来部署服务器。所以,它作为区块链,并不是完全分布式的,而是一个中间状态。这样的区块链其主要应用不是智能合约,而是存证。

虽然联盟链参与者有一定程度的熟识,但是大家还是存在争议的可能,所以需要把一定证据保存在那里。当双方诉诸法庭的时候,这些证据能够拿出来,成为呈堂证供。因为有这样一个前置威胁,所以参与者在做事情的时候,就减少了欺骗。所以这样应用,它在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的文件存储。其实我们做分布式数据库就类似这样的。只是现在这些文件是由好几个联盟成员间相互同步,并不是一家单位控制的。    这样的应用它其实没有智能合约,它主要起到的一个存证的作用。如果有被认为是“智能合约”的话,我想这个智能合约里面没有现金结算的功能,本质上是一个分布式运行的程序。现金结算其实是需要链外触发的,即这些智能合约运行了之后,根据其结果通过银行进行现金结算,但区块链上没办法进行自动现金结算的。

2. 身份证明

因为如果你没有把人上到链上,这些人花的钱,做反洗钱都没办法做,税收也没办法收,所以你要把这个基础工作先做好。

我觉得无币区块链可能也可以做身份证明,即把一个人身份证的区块链化。我觉得身份证区块链化可以授权给商业银行来做。因为商业银行已经做了身份的验证了,所以他们把这个上到链上就可以了。

3. 人民币代币化

联盟链也可以用于法币的代币化。如果要不通过以太坊发稳定币,而是政府主导进行人民币代币化,这需要由各银行作为联盟链的节点,参与进行人民币的代币化的。

五、所谓“商机”

链改其实也为现在的区块链公司提供了一定的商机,它们可以去做存证方面的工作,帮一些公司把部分需要保存的证据能够上到链上。可以用超级帐本的这个方法,或者是把以太坊通过改一改,或者现在有些人自己在开发。既然政府在推动,一些国有企业就愿意推进。至于身份和人民币上链,这需要顶层来推动,所以暂时没有区块链公司什么事。

但是存证的应用场景太小,也没有什么技术含量,中国大量刚崛起的区块链公司是难以从中产生足够的利润做大做强的。所以,这可能只是一个陷阱,花时间和精力去做,扩大团队,但并不是有前途的方向。

六、结论

最后总结一下,我认为如果"链改"是朝"无币区块链"发展的话,它并不是一个终极的形态,它是一个中间的状态。它最大的作用我觉得就是一个教育的作用。就是大家通过国家来推行这个事情,大家开始去思考,区块链是什么,通过小步快跑的方法做一些存证的这些事,然后大家在参与这个过程中受到了一些教育,然后建立了一些系统。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再去做一些更加稍微超前一点的事情才可能。而现在我们要去做很超前的事情,我觉得在中国这么去做不太现实的。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中国特色的一个链改,是区块链政策收紧下的无奈之举。现有的区块链公司如果投入大量精力参与链改可能是个陷阱。区块链公司真正的出路是参与有币区块链,如果中国不能做,可以做海外项目的外包业务。中国区块链行业轮为别人的加工厂,而不是世界区块链行业的发动机,这是未来极可能出现的结局。